福建日报报业集团主管 《福建法治报》官方网站
原创 | 法治福建 | 记者调查 | 时政 | 国内 | 普法课堂 | 法治时评 | 说法 | 求证 | 大案要案 | 权威发布 | 公安 | 检察 | 法院 |

太阳雨

2017-12-21 09:39:25 来源:福建法治报

(一)

嚯,好一阵太阳雨呀!

抬头望,天穹一片瓦蓝,那一团团、一簇簇的白云,像棉絮、像雪堆、像奔马、像飞兔,在一底的蓝幕下,如活的一般,悠悠然飘浮移动。就在那不经意间,雨滴不容商量,也不打招呼就穿过密不透隙的阳光,辟哩啪啦地落了下来。

起初,干涸的地面像被雨滴点着般冒着白烟,之后,就似吃饱喝醉一样松软下来。这时,本来还很喧闹的虫鸣,忽然归于寂静,就像当年在村部礼堂刚看完一幕演出,幕布就在瞬间被拉上一样。

此时,只听见山上的树木、田里的禾苗、地里的庄稼,全都轻轻呢喃,就连母亲菜园那本还耷拉着的南瓜叶,一下子也挺立起来……

(二)

在不远处的山边,一头老牛“哞”地一声摇甩头上的雨水,仰头在笑,禾苗儿也尾带水珠在笑,连那漫山遍野的花儿草儿都在笑。

我也在笑。雨水夹杂着阳光,砸在我脸上,好爽!

那是我参加工作后的一个夏天,我跟着父亲,带着弟弟妹妹一同去田里耘禾,那太阳雨就这么不打招呼地砸了下来。感到雨滴,妹妹迅速跑向田边,把斗笠、衣抱起,递给我们。

“歇歇吧!”父亲说??晌液土礁龅艿懿涣烨?,仍旧在田中耘禾。雨水打在头上脸上,瞬间流到我的嘴角,起初是咸咸的,再一阵后,却变成丝丝清甜。

那真好呀!也不知怎地,就那年的暑假,我削去一头长发,像父亲一样,剃了个光头。不曾想,见到大哥剃了光头,两个弟弟也跟着剃了光头。三个儿子都剃了光头,父亲不无得意地说,这就对了,又方便又好洗!

太阳雨的天气,不是闷热就是燥热。既然都剃了光头,我们索性连斗笠或草帽都不戴,上身只穿背心,任凭太阳为我们上釉。脱过一层皮后,兄弟三个都可扮古铜雕塑,太阳雨打在身上,从我们黝黑的皮肤上吱溜而过,那感觉,象吃了蜜。干脆,我们把已经淋湿的背心也脱了,殊不知,那另一个背心已牢牢亮亮地印在我们身上……

(三)

“带个篮子去吧,说不定杨梅已经红了。”

母亲说,五月的太阳雨,是杨梅雨。杨梅树上的“绿豆子”(杨梅幼果)有了雨水的滋润,果粒就会饱满,就会晶莹透亮,再加上太阳的炙烤,就由青变绿,由绿变红。

还真是的。那天,我们又去耘禾。山里人耘第一遍禾,是要放干水来耘的。因为秧苗插下田后,经过返青,已经扎下了根并开始分孽,这时深翻田壤,禾苗的根系就会往更深扎,以吸收更多的养分。农历的五月正遇青黄不接,放干水耘田,还可捉得一篓半篓的田螺和泥鳅,既解馋,又补充了营养。

那天的那块地,是一垅非常肥沃的山垅田,几个耘扒下去,就可发现一条泥鳅。那时候,田螺满田都是,但会捉泥鳅的人却看不上它们,只有不善捉泥鳅的弟弟,见到大的田螺就往篓子里捡。眼看别在裤腰带上的小鱼篓都装得有点分量了,我们也就早早收工。

“央央央央喂——”在回家的路上,一阵清脆的蝉鸣从不远的树林里传来。我记得那林子里有几株老杨梅树,循着知了的高唱,我带着弟妹就往林子里跑。哇,远远地还没到树下,就看见又红又黑的杨梅挂满了枝头。我立马爬到树上抓住树枝使劲一摇,哗啦啦,熟透的杨梅掉落地上,带去的小竹篮装不下了,乐得弟弟干脆脱下长裤当袋子,裤腿一扎,装满杨梅的裤管架在脖子上,像沙漠上的驼帮。

回到家,又是田螺煲黄瓜,又是青椒煸泥鳅,还有那许多的杨梅,那叫一个爽啊!

那天,应了一句话:“快到端午节,杨梅红出血。”

妹妹说,还有呢,端午黄瓜烧田螺,吃了一年眼睛亮。

(四)

在我的老家,田耘三遍后,水稻已扬花。这时,农活进入铲工序。这不光是为了田野的层次之美,而是把田埂田的杂草砍下,沤到田里变绿肥,给扬花的水稻补钙补钾,同时也防止山鼠田鼠祸害粮食。

那整片的田野,就像一个邋遢的老头刚被理发师傅打理过一样眉清目秀,田中是一片片墨绿的水稻,田埂上是一行行翠绿的大豆。田埂草也被除了,埂上孤立的豆株需用田泥敷蔸,既是固基,也是给养。那天,我带着弟妹正在田里敷豆蔸。一阵太阳雨过后,四周的山田格外苍翠。忽然,有一种从未听过的鸣叫,透过知了的高唱,显出一种别样的韵味。

“哥,你听,蘑菇精在叫。”妹妹说。

“那我们去抓蘑菇精呀!”小弟弟说。

当然,菇精是抓不到的,只是告诉我们,山上有菇采了。是的,记得母亲说,农历七八月的太阳雨,是催生蘑菇的雨。三伏天的高温加上左一阵、右一阵的雨水,树林里又闷热又潮湿,给隐藏在枯枝败叶下的菌种创造了绝好的繁衍环境。

于是,我们早早收工,顺着田边山林里的叫声寻去。哎呀,就在那茂密的米锥树下,整个的山凹和山梁子,全都长满了姿态各异的菌菇。有的像斗笠,有的像小伞,有的像花骨朵,还有的像张开的南瓜花。我们采呀采,“不要光看菇的漂亮,要把菇翻起,指头摸菇伞下会变色的就要,不会变的就不要了,有毒。”妹妹是母亲的得力助手,很多东西比我们更懂。

我采了斗笠般大的一朵,把它翻过来,用手一摸,那本还粉黄的菇伞下,一下子变成了墨绿。妹又说,是“肥嘟菇”,不值钱,要采红菇。我至今才知那“肥嘟菇”叫牛肝菌,现在也是很值钱的。

那天,母亲看到我们采了这么多各种各样的鲜菇回来,笑盈盈地说:“今晚吃什么菇呢?”还上小学的小小妹说,先吃大的。“你蠢哩,先吃小的,大的不值钱。”这回可轮到小弟弟说话。

于是小小妹和小弟吵了起来。母亲说,你小哥说得对,小的是好菇,好菇晒干再吃就可惜它的鲜味了。

看到母亲向着小弟,小小妹一下子委屈地哭了起来。

“假哭哩,假哭哩,也落太阳雨哩!”村里人管边哭边笑也叫下太阳雨,我一边向小小妹扮着鬼脸一边说。小小妹立马破啼为笑,小拳头雨点般地砸在我的身上。

(五)

《知识百科》说:太阳雨是南方特有的气候现象,其实下太阳雨时,还是有云的。有的太阳雨是因为远方的乌云产生雨,被强风吹到另一地落下;有的是天气突然转变,开始降雨,从高空降下的雨,还没落地,云就已经消失了,所以天气看起来虽然晴朗,却下起雨来了。

东边太阳西边雨,道是无情却有情。南方的酷夏真是有福,时不时的太阳雨不仅带来了清凉,滋润了庄稼,还丰富了人们的物质生活。

嗬,“好雨知时节”呢!

(乔夫  作者单位:南平市委政法委)

相关新闻